走進茶籽堂位於永康街的概念店,讓人如同置身森林、以台灣新銳版畫藝術家作品製作的識別,讓永康街街上林立突兀的招牌頓顯庸俗、走進門店裡用水庫淤泥二次重生製作的中島、山陵線如同藝術般延展的三D建模、服務人員親切的招待、如同置身山林間的體驗空間在酷熱的夏天更顯清新。茶籽堂,這個已經走過16個年頭的地方創生品牌打造出許多與台灣土地間膾炙人口的故事,明年,創辦人趙文豪堅定的說,走出台灣,進軍國際,尤其是前進日本市場,將是茶籽堂走過疫情,讓台灣被國際看見的品牌夢。

攝影/ 汪德範

這次疫情讓台灣人陷入報復性的台灣旅遊狂潮,也成為讓更多人認識台灣的絕佳契機。回想過去為了產品開始接觸到台灣土地之美的茶籽堂品牌創辦人趙文豪說,有一次在苗栗看到阿嬤在河堤洗衣服、洗菜,這個對當地人這麼平常的一件事,卻對在都市長大的他卻帶來無限震驚,透過一次一次下鄉的新發現,也開啟趙文豪的視野,讓他發現原來台灣的土地有這麼多傳統但被忽視的美好,也開始他發掘台灣之美的共好之路。

但「地方創生X 品牌建立」可絕對不是一條簡單的路,趙文豪說穀東俱樂部的賴青松在宜蘭深溝所建立的文化帶領,成為讓都市人看到台灣土地之美的先驅。齊柏林的「看見台灣」,更創造了台灣人民對這塊土地時代性的看法。這些造局者同時也啟發更多人前仆後繼的讓台灣的美被看到,趙文豪也是其中之一,茶籽堂這個品牌能夠走到今日絕非易事,更願意將這16年的品牌創建之路的心得分享出來,播下更多一起為台灣努力的種籽:

翻轉傳產! Unipapa電商營收10倍成長心法大公開

創辦人的理念絕對影響品牌發展

台灣品牌,很多都是先有產品再做品牌,這個過程雖然不陌生,但回歸經營管理,創辦人的理念將主導品牌決定走向何方。

品牌通問到趙文豪品牌與產品的關係時,他不加思索的說:「當你有了很棒的產品,但更重要的是,你要知道你的品牌想要改變世界甚麼問題?你的品牌價值是甚麼? 當你釐清這個核心,當過程遇到挑戰總能回到核心審視選擇。」他表示也因為創辦人本身對自己想要解決的問題了解夠深,更能做出貼近本質的經營規劃設計,創造出令人動心的品牌價值。

善用地方創生土地的優勢,跳脫思考的框架

趙文豪表示,在參觀過許多國際的榨油廠後,發現這些擁有獨特歷史的榨油廠絕對不會跟你談他的產品有多好,他的技術有多強,而是透過土地與文化與你對話。也因為透過土地及文化形成的獨特脈絡,沒有競爭對手可以模仿,也讓消費者對品牌產生無法以金錢衡量的價值想像。台灣的地方創生品牌絕對具有這種土地與文化的優勢,端看我們怎麼去發掘並創造台灣的獨特性。

另外,他也發現國際許多精緻農業的創新,都來自於體制外的年輕世代,就像我們看到的賴青松、現在的趙文豪,這些人並非農業出身,但就是因為沒有包袱反而創造新流程,造就新視野,這一連串從對抗、互相諒解到合作的過程,農業品牌也可以在大破大立中成為台灣的新動能。

Unipapa

品牌經營需要找到最適合的團隊

趙文豪說,茶籽堂跟其他品牌發展脈絡相當不同,本來只是在有機店銷售有機洗劑,之後再切進身體保養產品、苦茶油、甚至到現在的農業種植,這一連串的進程,不只是產品的更迭,更代表通路、銷售對象的全面性改變。

趙文豪說,從一般的有機洗劑透過包裝重塑及價格調整後,對象也由一般的家庭主婦轉而成為文創商品,除了包裝,永續發展及復興土地美好的品牌價值更是確立。在這個品牌建立的過程中,找到對的團隊人才是品牌成功的重要基石。

趙文豪說,現在茶籽堂的要求是每個職位的人都需要具備企劃能力,企劃也不是一體通用,在品牌的企劃上也分為有策略思考的品牌策略規劃者、能夠針對企劃骨幹進行創意發想的內容創造者,及有高執行力的市場行銷團隊,沒有錯的人才,只有放在不對的位置。趙文豪笑著說,找團隊人才是一路走來的血淚經驗,但找到對的人才絕對是品牌繼續往下走的重要動力。

說起品牌就停不下來的趙文豪說,經過這16年的努力,他發現人的體力還是有侷限的,這也難怪,細數茶籽堂成立以來每年成就的事情,從苦茶油的復興之路、朝陽社區的社區復興計畫…這些巨大的工程都在趙文豪與茶籽堂品牌團隊的一步一腳印下走出令人驚艷的成績。茶籽堂品牌創辦人 趙文豪雙眼炯炯有神的說,他的夢想除了進軍國際,讓世界看到台灣,更希望成立台灣第一個苦茶油莊園,讓台灣的品牌成為世界之光。

 

看完本篇還不過癮嗎?

品牌通邀請茶籽堂品牌創辦人趙文豪現身說法

手刀報名!不要錯過!